当前位置: 改革与发展 > 改革进行时

2017年农垦情况第三期

时间:2017-04-10作者: 来源:农业部

(农垦改革发展专递第17号)

农业部农垦局  2017年2月10日

编者按:2016年1月17日,农垦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政策培训班在北京举办。参训代表围绕学习贯彻农业部等六部委联合下发的《农垦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实施方案》和杨绍品党组成员讲话精神,进行了分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这次培训非常及时、很有必要,领导讲话有很强的指导性和针对性,进一步增强了推进农垦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的信心和决心。大家纷纷表示要深刻领会培训精神,迅速汇报、抓紧贯彻。现将部分代表讨论发言摘要刊发,供各地学习参考。

农垦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政策培训班

分组讨论发言摘要

潘希成(北京首都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副部长):1998年北京进行了场乡体制改革,改革得比较彻底,中小学校、医院、居委会等社会职能及债权、债务全部移交。据2016年底统计,目前集团还有1所职工医院、3家幼儿园,同时还要负责退休人员管理。但总体上看,负担不重,幼儿园作为配套设施能够给企业带来利润;医院虽然亏损,但一年也就补贴4万多元,并且可以向养老产业发展。集团计划将这些机构作为服务配套部门进行规划,方案已报国资委。目前有的下属企业不太愿意将社会职能交出去,主要是因为北京土地寸土寸金,移交职能必然要涉及土地,交出去非常可惜。对北京农垦而言,最大的负担是2.5万多退休人员的管理成本,一年的供暖费、补充医疗等费用达5000多万元,我们还配备了专职档案人员管理退休人员。如果把退休人员移交社区实行社会化管理,需要上亿元的费用,企业难以负担。

刘卿(天津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副部长):天津农垦体量小,办社会职能改革涉及的单位和任务也不多。目前主要是10个农场的“三供一业”问题,另外还有2个农垦医院、2个代管村需要移交。2017年1月3日,天津市国资委、土地局、规划局、房管局、民政局、卫计委与西青区、滨海新区、宝坻区共同研究了天津农垦改革有关问题。目前,由三位副市长挂帅,研究制定了进一步推进天津农垦改革发展的实施方案及重点工作任务清单,内容十分详实,工作也做得十分扎实。最近西青区两个村移交问题基本能够得到解决。

杨康(河北省农垦局副局长):河北农垦2013年纳入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试点,当时办社会职能负担是25亿元,其中九个大型骨干农场占24亿元。目前,九大农场社会机构已移交81.7%,职工移交81%,离退休人员移交72.5%。到2016年下半年,垦区办社会机构近400个、职工4900人、退休人员2400人。2017年1月4日,河北省以六厅局委名义正式印发办社会职能改革实施方案。由于九大管理区作为政府派出机构,社会职能相关经费已经纳入河北省财政预算,办社会职能改革的任务相对较轻,下一步,一方面解决九大管理区办社会职能移交中的一些收尾、遗留问题,另一方面重点做好中小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工作。拟在2月底召开办全省农垦改革推进会,请省政府督导各地、市、县的农垦改革工作。这一轮改革最大的困难是债务甄别问题,粗略估算,负担将近34亿元。建议国家督导组能够全覆盖。

闫寅宝(山西省农业厅农垦局局长):山西农垦很多农场都在山西边远地区,条件比较艰苦,存在的最大问题是社区管理。管办分离如何因地制宜进行设计,生产经营与社会管理交叉的职能如何分开,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如何能够按照社会化、标准化的方向发展下去,值得我们思考。山西农垦办社会职能改革,移交和内部分开、管办分离都会有。回去后尽快组织传达会议精神、汇报情况,争取6月份出台省改革实施方案。

王慧忠(内蒙古自治区农牧业厅农牧场管理局局长):总的感受是这次培训既有理论阐述、又有实践经验,低调务实。上午听了杨党组的讲话、六个垦区的情况介绍,下午又听了彭局长的解读,农垦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的思路、目标、任务已经非常明确了。目前,内蒙古自治区国有农牧场办社会职能改革实施方案已经起草完毕,完成了六个部门的征求意见,正在会签过程中,很快将印发。实施方案出台后,财政状况比较好的盟市可先走一步,财政差一点的盟市可能会晚点起步,有的可能还要推着走。2018年完成办社会职能改革任务,时间很紧。今年首先要抓紧出台省级实施方案,然后把农场的债务、社会负担情况搞清楚,摸清底数。据初步统计,目前内蒙古垦区还有办社会机构434个,职工9007人,办社会职能总支出7.38亿元,其中企业补助5亿元,企业仍承担了主要部分。

孙金荣(辽宁省农垦局副局长):这次培训办得非常好,进一步提高对农垦办社会职能改革工作重要性的认识。辽宁农垦共有109个农场,其中实行政企合一的50个、按企业化运作的58个、还有1个差额管理的事业场。政企合一的农场都建立了完整的乡镇政府,在机构、人员等方面执行与周边乡镇同样标准,与乡镇的主要区别在于保留了部分生产经营管理科室和人员。按企业化运作的农场,仍然担负着沉重的行政、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等职能。2006年,垦区普通中小学、公检法司已经分离。2012年,辽宁省纳入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试点,移交了场办医疗机构;对能够由地方承担或部分承担的办社会职能制定了分离办法;对暂时不能完全分离的社会职能,允许在农场内部实行分离,由农场管理并给予适当补助。

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国有农场社会负担仍然比较重;二是由于地方财政状况普遍不好,公共财政保障很难全面落实;三是纯企业化管理农场,经费保障没有得到解决。

下一步工作思路。争取将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纳入省政府对各市、县政府的考核内容,明确各农场的改革路径。场乡合一的要履职到位;不具备分离条件的实行内部分开、管办分离,政府购买服务。

曹泽红(吉林省农业委员会农垦处副处长):2016年12月26日,吉林省委省政府印发了我省推进农垦改革发展实施意见。关于办社会职能改革,从2004年税费改革到2013年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试点,吉林垦区教育和卫生职能已经基本完成移交,社区管理和公共设施建设职能还保留在企业,其中大型农场的社区管理机构已初步建成,内部分开、独立建账、独立管理的格局已经形成。据了解,企业不太愿意移交社会职能,主要担心移交会对企业生产发展、对职工居民生产生活造成影响。加上吉林农垦以谷物生产为主,农场分散、规模小、生产力水平低,多年来社会管理已经成为农场的主要工作。

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编制和改革成本问题。二是农场办社会机构基础设施与周边乡镇相比建设水平低,下一步要加大投入、提高标准。三是吉林农垦办社会形成的债务绝大多数没有进入2014年额度锁定范围。2004年垦区学校移交时,债务划转审定非常严格,当时将资产全部无偿划转,而债务全部留在了企业,希望国家能够给予政策支持。

徐学阳(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副书记):按照中发〔2015〕33号文件精神,黑龙江垦区决定在哈尔滨管理局、绥化管理局及其所属21个农场开展综合改革试点。综合改革试点的目标和任务,简单概括就是对管理局和所属农场进行重新整合,撤销哈尔滨管理局,把哈尔滨和绥化两个管理局合并、成立一个管委会,把原来的三级管理体制变成两级管理体制;所属农场变成北大荒集团的子公司,由21个农牧场整合为15个。将管理局本级和21个农牧场的所有行政职能包括办社会职能全部移交属地政府或管委会。

工作进展情况。一是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积极推进,分管的省委副书记和副省长多次召开会议,所属市(县、区)非常支持,省直相关部门对拟移交办社会职能涉及到的人员身份、编制、待遇等问题反复进行了沟通、协商和深入研究,提出了初步意见。二是完成了两个管理局及21个农牧场办社会职能、机构、人员、编制调查摸底工作,对办社会职能所需经费进行了详细测算,完成了办社会机构资产的清查核实。目前,哈绥两个管理局及其所属农场承担64项行政和社会管理职能,确定整体移交属地政府管理的36项,涉及1408人(其中1238人没有编制)。另外,两个管理局本级及中心城镇内的8个农牧场所涉及到需要移交的公共服务职能人员还有1346人,共涉及2754人。考虑到涉及的人员多,职能、机构、人员编制、经费等问题解决起来情况复杂,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在经费上一时难以衔接,资产、债权、债务移交手续繁琐,省里决定采取分两步走的方式,第一步是人先过去、职能先交过去,第二步再解决资产问题、经费渠道问题等。从目前实践来看,还是比较稳妥的。在职能移交先后顺序上,第一步先移交学校、医院和司法行政系统,现已经摸清了底数,完成了与地方的衔接,有关人员、机构、编制、职称、待遇等方面的政策省直相关部门已经拿出意见,移交书已经起草完毕,目前正在等待省里组织召开交接会,履行交接签字手续。三是完成了21个农场合并重组为北大荒集团子公司工作,目前15个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子公司已经成立并正式挂牌运营,子公司不再承担社会性职能,集中精力发展和培育主导产业、扩大经营规模、增加企业实力。

下一步工作思路和建议。一是构建以资本为纽带的母子公司管理体制,建立健全以财务、资产、资源管理为核心的制度体系。二是黑龙江垦区作为中央直属垦区,完善省部共管的运行机制十分重要。三是改革所涉及的资产安排、债权债务甄别、人员经费渠道、改革中出现的经费差额等问题如何解决,对黑龙江垦区非常重要,需要进一步研究解决。

段铁生(安徽省农垦事业管理局处长):经过前一轮的改革,安徽垦区农场已经实行了内部政企分开,20个农场共成立了50个由当地民政部门批准的居民委员会。中央农垦文件出台后,2016年9月9日安徽省委省政府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农垦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目前,有关市县正在积极制定各自实施办法。六部委关于农垦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实施方案出台后,安徽省及时进行了传达。大部分市县要求省里尽快出台具体方案,以便市县针对编制、经费、人员安置等问题进行实际操作。

下一步工作思路。采取双轮驱动的方式:一方面推动省级和市县政府出台文件,另一方面农垦局内部制定统一口径。个人认为,安徽农垦应采取分步分项移交的办法,涉及到编制、经费等问题,时间可能会拖的比较长。目前,垦区公检法系统还有7个法庭、1个监察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系统共有从业人员600多人,其中医生300多名,在改革中必须把握好编制和经费。安徽农垦归省国资委管理,需以省国资委名义与其他厅局进行沟通。要加强与国资委的沟通,将国企改革和农垦改革有机结合。

傅小平(福建省农业厅农垦处调研员):此次培训的主要精神,回去后一是汇报好,二是组织学习好,三是落实好。上午杨绍品党组成员讲到这是一项政治任务,要提升到讲政治的高度,回去后一定要向厅领导、省委省政府领导汇报好。福建省委省政府关于推进农垦改革的实施意见即将进入省委常委会审定程序,很快就要出台。福建农垦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实施方案也已起草完毕。福建省国有农场最大的特点是场带村,下一步除了落实六部委文件精神外,重点要解决好农场带行政村、自然村的职能分离问题,将国有农场所带的村移交给当地政府管理。

胡位淮(江西省农垦事业管理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江西省自2010年开始剥离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目前学校移交了272所、占88%,医疗卫生机构移交了176所、占61%,总体看比较平稳,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是社区、公检法司每年还需要农场承担1.4亿元的费用,一些没有纳入当地教育行政部门管理的人员还有些情绪。江西省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主要是巩固上一轮改革成果。江西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中央文件的实施意见中,已经明确要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项任务。而且省级实施意见落实情况已纳入市、县两级政府绩效考核体系,下一步将加大力度抓落实。

建议。出台支持国有农场新型社区建设的相关政策,解决社区管理人员安置问题,确保改革顺利推进。对江西农垦新型社区建设的总体思路是:对于场乡合一的农场,政企、事企、社企分开;暂不具备政企、事企、社企分开条件的农场,要实行内部政企分开、管办分离。对于纯企业性质的农场,可以增设乡镇街办和管理区;暂不具备条件的国有农场,也要实行内部政企分开、管办分离,政府通过授权委托、购买服务等方式,赋予国有农场相应的管理权限和提供公共服务的职能。垦区新型社区建设,不管采取哪种管理形式,其机构、人员、经费都应纳入公共财政保障范围,建立稳定的经费保障机制。要继续深化国有农场管理体制改革,精简管理层级、降低管理成本,防止因管理经费膨胀侵蚀办社会职能改革成果。

史访(山东省农业厅农垦局副局长):2017年1月4日,省委书记已经签发省贯彻落实文件的实施意见,近期将可以发布。2000年,山东农垦公检法、中小学已经全部完成剥离,在职和退休教师、校舍都移交了,但债务留下了。六部委文件下发后,我们对各农场进行了一次全面摸底。下一步我们将按照六部委文件精神,结合我省农垦实际,积极推动办社会职能改革,确保按时完成任务。

琚恒功(河南省农业厅农场管理局局长):关于六部委办社会职能改革文件的贯彻落实,目前已开展了摸底调查、基层调研等一些具体工作。下一步要向相关厅局,特别是财政厅、民政厅、人社厅、卫生厅等单位汇报好,争取更多支持,把省改革实施方案制定好。其中黄泛区农场作为省属农场是办社会职能改革的重点。黄泛区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任务比较繁重,上一轮改革采取的是授权委托、内部分离的方式,但经费没有纳入当地财政,省财政给解决了一部分,资金缺口仍很大。下一步要多汇报、多争取支持。我们有决心把这个事情做好,确保6月底前将省办社会职能改革实施方案报到部里。

何德佳(湖南省农业委员会农垦处处长):听了一天的会,总的感觉是喜忧参半、任重道远。2016年12月26号,湖南省农垦改革发展实施意见已经上报省政府常务会议讨论。2000年,湖南省推进了农垦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将原有的13个大农场变成了7个管理区,其他小农场改为27个乡镇、村、居委会。目前,69个农场中有一半完成了办社会职能剥离。但是撤场建区的最大问题是农垦的生产经营职能大大弱化。此次会议之后,一是要抓紧整理会议精神,尽快向厅党组、省委省政府汇报;二是要对全省69个农场办社会职能情况进行细化研究,摸清家底;三是要确保在今年6月底前,出台省级办社会职能改革实施方案。

几点建议。一是建议部局进一步加强对农垦办社会职能债务问题的研究。二是建议部局加大对农垦农场项目建设的支持力度。三是建议对一衔接、两覆盖政策进行细化,出台意见。

支有凤(广西壮族自治区农垦局处长):广西农垦学校、医院、派出所前几年基本上都移交出去了,现在除了还有几所医院实行内部租赁经营或合作经营外,其他的基本上也完成了移交工作。下一步移交的重点是社区的行政性、服务性职能。中央六部委实施方案出台后,已着手起草制定广西农垦办社会职能改革方案。垦区推进办社会职能改革主要分两种类型:一类是具备一次性整体移交条件的一次性移交;另一类是不具备一次性整体移交条件的和远离中心城镇的农场,实行内部分开、管办分离,地方政府授权委托、购买服务。我们认为,不宜采取由政府原来的社会管理机构延伸管理的方式推进改革,主要担心是管不到位。必须在农场层面成立社会管理机构,农场原社会管理机构可以政府来管或政府授权委托农场来管。

几个问题。一是关于办社会职能形成的债务,地方政府在2014年进行过一次清理,但当时很多农垦债务并没有纳入范围。这次自治区农垦改革发展实施意见中将其写了进去。二是关于纳入地方预算的问题,由于广西地方财政比较困难,纳入难度相当大,特别是山区,让地方政府承担确实有难度。三是地方政府借社会职能移交地方的机会,要求农场下放、土地划转,这种现象在逐步抬头。

杨志凌(海南省编办处长):目前,各省的编制基数锁定在2012年底统计上报的数额。海南农垦调整为省管前是省部共管,编制地方核算,财政供养人员经费由中央财政拨付。当时海南省农垦总局机关及所属事业单位人员都有编,各个基层农场以及包括中小学在内的场办事业单位没有编制。2009-2010年,中小学移交地方管理时,义务教育纳入到事业编制基数。2015年,基本医疗和学前教育移交时,相关人员没有纳入编制基数,基本都是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机构属性维持不变。如果采取这种方式的话,对编制的增加压力较小。

王云(海南省财政厅副主任科员):从财政角度讲,要主动为农垦服务。根据农场区域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事项,参照市县水平测算保障标准,共需各类支出经费5.71亿元。目前,已经明确将从海南省农垦总局的预算基数里安排一般性支出经费1.46亿元,另外省财政新增了补助性支出经费预算和综合性支出经费4.25亿元,支持农垦改革。截至2016年12月25日,省财政联合省农垦集团、市县以及农场已签署了四方协议,资金正在下达过程中,不少已经到位。

昝青锋(海南省卫计委主任科员):2016年2月,海南农垦直属的3家三甲医院已经按事业单位全部整体移交地方管理。11月底,82家农场医院按照企业性质也已移交,财政采取预付的办法,按照不低于移交前待遇的标准给82家农场医院的医护人员职工发放工资。截至目前,18个市县已经全部签约,将农场的医疗机构、医院、防疫站全部移交给地方政府。春节后,将开会研究各农场医院移交后的发展问题,给农场医院定位。不管以后是作为乡镇中心卫生院还是转为卫生服务中心、还是作为养老机构,都要有一个长远的规划,更好地服务当地、服务垦区职工。

吴荣书(四川省农业厅农场管理局副局长):四川有各类农场140多个,其中事业类约100个,企业类约40个。许多农场成立之初规模就比较小,人数也比较少,没有办社会职能。有办社会职能的主要在几个农场,包括西昌股份有限公司,其学校和医院2013年起已经陆续移交,但目前企业还要承担200多万元办学校和医院的费用。另外还有几个比较边远的教学点,省里目前明确是先移交、再处理,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要保证学生有学上。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农场承担着森林管护的任务,林木不属于农场资产,但30多万亩森林防火等工作花费了农场大量的精力和资金。省里近期已下发文件,要求谁享有森林资产、谁负责管护,但尚未真正落实。

王犁(贵州省农业委员会农垦管理处主任科员):贵州农垦共有35个农场、2个商业企业,人口2.4万人,职工1.1万人,其中在职职工4400人。2006年,贵州省出台“关于全省省属国有企业分离办学校工作通知”,农垦学校全部移交地方政府管理,所有有教师资格证的人员连同学校资产、校舍全部移交,没有资格证的教工人员按照每12个教师搭配一个教工的原则,也进行了移交。2012年开展推进医院移交,由于农场卫生所没有资格证,卫生厅无法接收。之后,卫生厅通知各级卫生部门为农场卫生所办理了农村行医证,将每个农场作为1-2个社区看待,授权公共卫生职能,每年给予少量卫生防疫补贴允许继续开展业务。目前有的农场还承担着计划生育、民兵训练、防雹任务、通场通乡公路、为周边乡镇供水等工作。现在最大的问题是5.7万亩森林防火和公路维护,所需资金没有列入经常性维护预算范围,社会负担非常重。另外,农场社区服务是否考虑政府和农场共建,目前没有明确说法。2012年开展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试点时,贵州省出台了办社会职能改革实施办法,35个农场纳入改革试点范围,每年1800万元左右资金,共补助了4年。当时社区服务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进行共建。但目前看,上述职能履行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

宋太卿(云南省农垦局主任科员):云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农垦改革,中央农垦文件出台后,省委省政府就及时出台了省农垦改革发展实施意见。目前,云南农垦公安、中小学、医疗机构已全部移交属地县市进行管理。省编办及省相关厅局也曾专门下发文件,在39个农场参照乡镇设立了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机构,省编办核定了2765个农场事业编制,其中公共管理1223人、分局192人为参公管理,其他的按照事业单位管理。另外给6个州市下达了129个行政编制,共核定了2894个编制,均由省财政按照乡镇人员统筹拨款。没有纳入参公参事的农场公共管理人员,财政每年每人补助8400元,生产队人员人均每月补助500元,农场公共人员年均拨拨付办公经费2150元。目前,农场的经济社会发展已全部纳入地方统筹规划和管理。有的农场设立了管委会,有的成立了农场管理局,实行一个单位、两块牌子、一班人马。建议中央财政能够给予一定补助。

顿吉(西藏自治区农牧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西藏农垦企业数量不多,目前只有4个农场、400多名职工。在办社会职能改革方面,靠近乡镇、市县的农场,基本上是将社会职能移交县里,个别已经完成移交。目前,压力最大的是农场的家属和待业青年,既不是农民也不是职工,没有就业途径,维稳压力很大。另外农场没有资源发展产业。建议中央层面多开展检查,对推进工作有好处。

马青奇(陕西省农垦集团副总经理):杨党组的讲话有很强的政治性和思想性,六个单位的经验交流有很强的指导性和借鉴性,彭局长的政策解读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操作性,很有启发。陕西农垦规模比较小,但具有特殊的政治地位,垦情也比较特殊。2008年省直属农场组建了集团,目前是省直企业为集团化经营,地市农场为非集团化管理。2016年12月16日,省政府召开会议原则通过农垦改革发展实施意见,现在正在省委审议,很快就要出台。关于办社会职能改革,下一步,要以中央农垦文件和六部委意见为指导,积极争取党委政府、牵头部门和相关厅局的支持,因地制宜、精准施策,全面推进省直企业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社区管理、公共服务职能、“三供一业”等职能的移交。

张悦耀(甘肃省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处长):甘肃农垦本世纪改革共分四个阶段:2004年原农垦总公司变成企业集团,加挂农垦事业管理办公室的牌子;2008年垦区所属学校及人、资产、债务一次性整体移交给地方政府;2011年撤销农垦事业管理办公室,在省农垦集团公司加挂“甘肃省农垦事业办公室”牌子,除了承接一些政府项目,将农垦社保管理办公室、土地管理局和规划院、中专、农业研究院等事业单位一并移交省相关厅局管理,垦区全部按企业集团化模式运作;2016年8月,甘肃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农垦改革发展实施意见》,将农垦所有的医疗卫生机构、社区一次性移交给地方政府,垦区所属的农垦技校也交由酒泉市政府管理。目前甘肃农垦剩下的办社会职能就是企业的“三供一业”,因为不少企业都是远离中心城镇,省政府采用了管办分离、购买服务的过渡期办法。

王晓英(青海省农牧厅农垦局副局长):青海农垦共有20个国有农场、5.2万人口,在职职工不到1万人。2016年8月5日,省委省政府出台了贯彻落实中央农垦文件的实施意见。9月23日召开了推进青海省农垦改革推进会、启动会,省委书记、省长亲自到会讲话并做了部署。目前已对改革任务进行了详细分工,各农牧场正在拿各自的实施方案。共有11个单位涉及办社会职能改革,正在和有关部门协调做好改革工作。下一步,省里也要加大力度开展督导。

邓树英(新疆自治区农垦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调研员):新疆国有农场办社会职能改革主要采取两种方法,一种是自治区统一推进,一种是地方自主推进。自治区统一推进做了四项工作:一是统一了国有农场的社会保障。二是2004年农场学校和医院移交地方政府,财政给予了一些政策支持。三是中央农垦文件下发后,成立了自治区副主席担任组长的改革办公室。四是目前已经基本形成了一个试点指导意见,正在报批过程中。之前开展办社会职能改革试点的阿克苏地区,部分农场实行的是场镇合一,起到一定推动作用但也存在问题,主要是公务员身份待遇和场长待遇差距比较大,退休后差距将更大,特别是在农场经营效益不好时尤为明显。另外,农场历史遗留债务比较大,特色产业比较弱,产业的单一性也造成了收入不高。在这种情况下,社会职能压力比较大,维稳的任务特别重。

阿斯哈尔·乌马尔哈力(新疆自治区畜牧厅调研员):新疆畜牧123个牧场中有3个区级场、5个州级场。主要问题:一是社会管理任务特别重,维护社会稳定是总目标,而开支都由农场承担。我原来所在的巩乃斯种羊场,每年收入1200多万元,养老统筹就要750万,剩下200多万就是人员工资开支。如果畜牧厅不扶持,形势很困难。二是土地确权很困难,盖章很难。只有把社会职能改革和土地确权两件事情做好了,农场才能发展。因此,必须高位推动。

送:部领导,部内司局及有关直属单位,有关部委

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农垦主管部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有关部门